新华全媒+丨实在版“埋伏”,无“名”也好汉


更新时间: 2021-09-05

(海报制造:方金洋)

  新华社天津9月3日电(记者白佳丽、周润健)在坚苦卓绝的抗日战役中,除公开火场外,中国共产党还开拓了一条隐蔽战线。在这条阵线上,无名豪杰们行走在“刀尖”上,为抗战的终极成功做出伟大奉献。

  “一份情报,会影响一个战局,甚至改写一段历史。但良多饱经风雨,乃至献诞生命的地下党人,在当时隐姓埋名,又被历史缓缓尘封。”中共天津市和平区委党校党史研究科科长史煜涵说。

  作为一名研讨党史的专家,史煜涵这些年常彷徨在一栋栋老建造前,扎在厚厚的史料中,试图寻找抗日战斗时代那些“埋伏”的好汉故事,讲给生逢盛世的人们听……

  秘密电台

1938年,王光杰与王兰芬在天津设立秘密电台开展地下斗争。

  天津市和平区沙市面,现在是这座繁荣城市中极为一般的一条街道。然而对王光杰和王兰芬夫妇而言,这里的记忆却是触目惊心的。

  他们,是《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原型之一。

  1937年,天津失守。风雨如晦中,与党组织保持及时联系,建破一座属于自己的秘密电台火烧眉毛。经过组织审慎考核,在清华大学学习无线电工程的提高青年王光杰成为组建电台的最才子选。

  地下工作,最主要的便是“狡兔三窟”。为了不引起敌人的猜忌,党组织找到河北女师附中的学生党员王兰芬,让她扮作王光杰的妻子,保护电台的工作。

天津秘密电台旧址。

  1938年8月,日军的魔爪将中国进一步推向灾害的深渊。由王光杰负责的秘密电台设在天津英租界临街的一座楼房里。王光杰换下朴实的学生打扮,化名吴厚和,在邻近市场一家电料行当起了技师。王兰芬忍痛剪去了长辫,化名黄慧,在家办理家务。

  接下来的场景与片子《永不消失的电波》中几乎截然不同:电台被假装成了收音机,每到清晨一两点,王光杰便开端工作,三伏天的夜晚,即使闷得喘不外气来,他也要躲在房子里,把门窗捂得严实,用绒布把发报机的电键包裹起来发报收报。

  他们的性命时刻受到要挟。他们面对的,除了日本宪兵特务,还有伪政权警察间谍。一天夜里,四周突现“情形”,夫妻俩紧迫退却,躲进了一家旅馆。他们疾速地察看着旅馆的地形,研究出险的措施。危难之中,王光杰说宁肯牺牲自己也要保留电台,掩护王兰芬;王兰芬却思量着王光杰是电台的负责人,应该就义自己掩护他。

  生逝世与共的考验下,那年深冬季节,经由党组织的批准,这对“假夫妻”正式结为真伴侣。

1984年,夫妻二人回到天津秘密电台原址。

  这座机密电台连续运行到1939年年底。通过这座电台,中共河北省委跟天津市委及时与上级党组织坚持了接洽,并在当时有名的“冀东暴动”中,施展了宏大作用。

  跨国战友

  1934年初,天津英租界小白楼四周的朱家胡同里,搬来了一对奇异的“夫妻”,男子是讲着一口蹩脚汉语的朝鲜人。

  当时的人们并不晓得,这对“夫妻”是有着丰盛革命奋斗教训的中共党员李铁夫和张秀岩,他们此次的义务是以夫妻身份为掩护,在天津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出身于朝鲜的李铁夫,亡命中国后参加了共产党。“妻子”张秀岩,早年间加入过“五四运动”,在李大钊的影响下投身革命。

  在天津,李铁夫不公然职业,张秀岩在藏书楼谋了份差事。他们家常便饭省吃俭用,将收入用于开展党的地下运动。李铁夫仅有的一件大衣也送去当铺当了钱,贴补被营救出来的同道。

  朝夕相处,使二人在革命友情基本上树立起了诚挚情感。未几后,经党组织同意,他们正式结为伴侣。

李铁夫与张秀岩合影。

  时期的洪流中,他们身处黑暗,心向光亮。李铁夫冒着被公民党反动派抓捕的危险,深刻到工人、学生和市民中发展抗日救国宣扬工作。“一二·九”活动暴发后,夫妻俩在天津发动抗日救国示威游行,手挽手、肩并肩,走在步队的最前面。

  1936年,当时市委决议再次组织大规模抗日救亡示威活动,李铁夫亲身部署计划,最终天津“五·二八”大游行取得成功。之后,李铁夫被任命为河北省委委员兼中共天津市委书记。

  1937年,党组织派李铁夫到延安参加会议。达到延安后,李铁夫可怜染上伤寒病逝。张秀岩昼夜兼程从天津赶到延安时,她挚爱的伴侣已被埋葬在了清凉山上。

  未能见上李铁夫最后一面的她说:“鲁迅是‘梦里依稀慈母泪’,我是‘梦里依稀云岗论(云岗为李铁夫化名)’。”而后,她带着丈夫生前用过的毯子和怀表,持续投入到了他未竟的事业中。

  维护“老戴”

林枫与郭明秋合影。

  1936年,梅兰芳的北方之行,让天津民间十分惊动。但当时简直没人留神到,白色可怕覆盖下的天津,多少名重要的共产党员也已到达。

  林枫便是其中之一。他被调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时正值早春,随即以报社记者的身份住进英租界松寿里1号,并将市委机关建在了这里。

  见到林枫单身一人租房,房主总怀疑他是共产党。为保障机关的保险,北平学生抗日救国结合会主席郭明秋被调到天津,扮成林枫的妻子。

1936年,林枫寓居地。

  曾经是学生运动首领,转而成为家庭妇女,郭明秋很是不适,提出要更换工作。

  林枫对她说:“你不是乐意做列宁所说的职业革命家吗?咱们当初所做的所有是毕生也做不完的事业。一个共产党员要有约束本人的不凡毅力,只有束缚住个人的货色,遵从革命的须要,屈服了党的好处、党的纪律,党的事业才干胜利,至于个人的一切应当融入其中。”郭明秋被触动了。

  那年5月,林枫成为中共北方局书记刘少奇的秘书,帮助开展华北地域工作。对郭明秋,林枫只交代了一件事件——“这个人是党中心派驻北方的代表,当前管他叫‘老戴’好了,我们要好好掩护他。”

  林枫和郭明秋搬到了更为隐藏的英租界福荫里1号。每次“老戴”一来,郭明秋便去外面放哨,或买烟或到屋外做事,紧盯来交往往的人,免去他们的疑惑。

  日军侵犯的步调却在加快,两个月间一直向天津等地增兵,华北局势急剧改变。刘少奇提出组织平津学生举办游行示威。

  不久后,天津展开了大范围示威游行,林枫及时帮助总结经验,传达给中共北平市委。而后,北平、上海、广州纷纭响应,一系列抗日救国游行就此开展,白色恐惧下的学生运动由低潮转向新高潮。

  1997年,林枫夫妇与家人。

  因独特的幻想,林枫与郭明秋匆匆生出了深沉的感情。那年盛夏,他们经组织批准正式成为夫妻。

【编纂:郭梦媛】